Category Archives: 闲话连篇

闲话连篇

英国社会的七个阶层

2013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约克大学的教授、专家和BBC一起,在分析了325000份调查问卷后得出结论:当代英国社会共有七个阶层。这个新分法和传统的上层、中产、下层的三层结构有很多不同。这也显示英国社会和过往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下面我就列出这七个阶层。如果你也在英国,你可以看看你是在哪个阶层。 Continue reading

分享到:

沟通技巧的重要性

Communication skills,即沟通技巧,在我们的工作和日常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令人失望的是这个技巧并没有引起家长、学校、教育系统和整个社会的重视。

时不时地就会有文章说美国顶尖高校提前批录取时中国大陆的学生一个都没要。这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中国大陆的学生没有好的沟通技巧。一直以来我们重视的都是干活、做题、考试的能力,而不是有效沟通的能力。

我们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沟通。我现在正在写这篇文章可以看作是我和读者之间的沟通。等我写完,我的读者读的时候,,或者读完给我留言也是在和我沟通。所以我写得好不好,想传达的讯息有没有有效地传达给我的读者,这些都可以拿来衡量这次沟通的效果。

另一个例子,我们做科研的人都要写文章、申请项目、出去开会交流。这些活动都可以归纳为沟通活动。文章写完了,同行看不懂,那就不是有效的沟通。申请项目、开会、做学术报告这些要想做好,都需要很强的沟通技巧。 Continue reading

分享到:

谁不喜欢这样的谎?

最近和周围几个要毕业的学生聊天,听他们讲找工作期间遇到的各种事情。令我难过的是,他们都离开了英国。但他们也都没有回国,而是去了其他国家,包括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和新加坡。

“以前别人说回国适应不了国内的挤抢乱脏躁,各种不舒服不顺心,我觉得矫情。现在发现我是最矫情的那个。在国内这两个月,时间刚刚好,明天收拾行装再出发。。。” 这是我从一个朋友的朋友圈里摘录的。满心期待地回到国内,呆了两个多月,还是又离开了。

上面说的都是事实,发生在我的周围。我无意贬低国内,只是客观地叙述中国的大学、科研院所和欧洲、北美、澳洲的不同。还有就是我说的只是个别现象,并不代表国内所有高校都是这样。不少高校,尤其是知名高校其实是做得很好的,只是我周围的人不够幸运,不够优秀,所以没有机会体验这种很好的服务。

博士甲在德国留学的学生收到国内单位的通知,让去面试,而且让收到电话后的第四天到达面试现场。这个可怜的学生订了一千多欧的机票,跑到那个单位,只是被告知领导太忙不能见面。最后工作没有拿到,机票也没有报销。 Continue reading

分享到:

乔布斯不为人知的一面

这个圣诞节我读的其中一本书是乔布斯的长女写的《Small Fry》。不读这本,相信你也不知道乔布斯还有这么一个女儿。这个名叫Lisa Brennan-Jobs的女儿是乔布斯和劳伦结婚前和另一个女友未婚所生。她出生于苹果公司诞生(1976)后的第二年(1978),当时乔布斯才23岁。Lisa从哈佛毕业后在英国工作了几年,后来又回了美国。她是一名记者和专栏作家。

之前我们接触到的关于乔布斯的书大多是一个“天才”的乔布斯;是关于苹果公司、关于个人电脑、关于苹果手机、关于创业和上市这些光鲜亮丽的东西。但这一本则是从一个女儿的角度来看父亲,一个给了女儿生命却又辜负了女儿的一个父亲,尤其是在这个女儿成年以前。 Continue reading

分享到:

在英国你可以要求看同性的GP

很多刚来英国的留学生和工作、定居的人都不知道他们可以在预约家庭医生GP时可以要求看同性的医生。昨天一个访学老师问我这件事,才提醒我写这一篇。

以前我的博文里也提到过,英国人婚前性行为比较自由,未婚同居不会被人侧目;一旦确定关系也可以像夫妻一样生活,即使不结婚和领证,关系也会被承认。一旦结婚以后,大部分人都会认定自己的伴侣,因为那是自己谨慎选择的。工作场合已婚的职员也是比较保守,比如两个已婚同事,或者已婚的和未婚异性一般不会单独一起吃饭、散步等等。如果你看到一男一女职工在大学校园一起漫步,而且还是经常这样的话,别人很自然就会想到这两人是男女关系。

同样的道理推广到NHS上,尤其是GP的服务上,就是病人可以要求看同性医生。 Continue read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