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闲话

闲话连篇

【转】渡晚年,有尊严

博主按:下面这篇文章的版权归马来西亚的冷眼(冯时能)所有。冷眼前辈是有几十年投资经验的马来西亚华裔,被认为是马拉西亚的巴菲特。他也是少数几个从打工仔到投资致富的人之一。冯先生著有《冷眼分享集》、《冷眼三十年投资经验》等。

我转载这篇文章是因为我非常同意冷眼前辈的观点,并且希望我的读者能够读到这么好的文章。

 

渡晚年,有尊严

 人的一生,大部份时间活在不自由中。
孩童时期,受父母约束。
学生时代,受师长严管。
完成学业,投入职场,受老板指挥。
受雇於人,在上班时间内,你没有支配你的时间的自由。
当然,你获得了应得的酬劳--薪金和福利。
由25岁至55岁,是你一生中最宝贵的岁月,为了生活,你把这段时间,卖给了老板,你根本身不由己。
人生如甘蔗

Continue reading

今天又一次被英国人感动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我今天还是被平平凡凡的英国人感动了一下。

昨天晚上,因为是周五,我们一家加上邻居的两个小孩一起跑去游泳馆玩了两个小时。这个游泳馆因为有跳水可以玩,所以每次孩子,甚至是我家家长都玩得不想走。最后一直呆到将近九点才走,所以今早上也都起得晚。

到了一周一次的超市买菜时间,家长今天不想去,就变成我带孩子去。去超市的路上我看汽车油不多了,所以就顺路加个油。加油站换了新的加油和支付系统,现在可以在加油的机器旁边付款,也可以跑到加油站自带的小超市里付款。因为是新的系统,我一时兴起就决定来试下直接在加油机旁边付款。面板上选好之后,加油,然后插卡付款。可是付的时候觉得不太对,没显示我的应付金额,而是显示了一个“最多可付99镑”的字样,但我还是输了密码。到一切都操作完,却没有出小票,所以我就又跑到小超市去问员工。最后被被告知:我应该选Pay at pump, 而不是 Continue reading

科研造假再次刷屏

今天又一次被科研造假刷了屏!在过去一年里,在国内外学者几番公开质疑其研究成果的可重复性之后,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关于新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的论文已由《自然-生物技术》撤稿。

上一次是在今年的四月份,世界最大学术出版机构之一的Springer(施普林格出版社)。其旗下的期刊《肿瘤生物学》宣布,撤回107篇发表于2012年至2016年间的论文,原因是同行评议造假。这些论文全部和中国研究机构有关,创下了正规学术期刊单次撤稿数量之最。施普林格出版社真是干得漂亮,对学术造假毫不姑息!如果这样大量的造假长期侵蚀于医学领域之中,必将造就医学更大的悲剧。 Continue reading

乡音无改?

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是妇孺皆知的名篇: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这儿描述的是一个久居他乡的人年老时回到故乡的情景。第二句说的是虽然老了,但是乡音依旧未改。

以前在家的时候,偶尔会听到大人议论别人家的孩子到南方打工一年半载以后,再回到家时说话南腔北调的事情。一直以来,我都非常自信,无论我离家多久,我的家乡话都不会忘,也不会变味。上次回老家,眼睛店的小妹也没有认出来我是已经离开故乡小二十年的人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