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闲话连篇

闲话连篇

致敬那些知名的苏格兰发明家

最近读了一本关于苏格兰发明家和科学家的书。虽然我现在生活在苏格拉的首府爱丁堡,但是不读这一本书,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发明家是苏格兰人—–所有我学过的历史、物理教材和课上都把他们归为英国人。好吧,说他们是英国人也没有错,毕竟苏格兰是英国的一部分,从18世纪初就是这样了。我从中挑选一些放这儿,给我的读者一个大致的概念。在宣扬苏格兰教育和研发(R&D)的同时,也向这些伟大的发明家致敬!

James Watt  詹姆斯 瓦特,这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以发明蒸汽机出名。其实瓦特是在 1712年 Thomas Newcomen发明的蒸汽机的基础上做了大幅改进和提升,使其更加实用化和工业化。工业革命就是以瓦特改良的新式蒸汽机的开始的。

Alexander Fleming 青霉素的发明者,这儿应该叫发现者更合适。

Alexander Graham Bell 发明了第一个实用的电话机的,并申请了专利。他于1885年成立了美国电话电讯公司(AT&T)。

James Clerk Maxwell 大名鼎鼎的麦克斯韦方程就是他整出来的。爱丁堡市中心有他的雕像。前年我参与的一个科研项目就选中麦克斯韦一张最经典的照片做我们设计和实验用图,以此向他致敬。最终结果发在了光学期刊Light上。 Continue reading

你的颈椎还好吗?

现在的社会,基本上是人手至少一部智能手机了。

现今,一部智能手机可以把生活中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

可是,因为智能手机而引起的视力下降和颈椎病您关注过吗?您的视力和颈椎都还好吗?

今天带孩子去查视力,听验光师Optician说,现在戴眼睛的儿童越来越多了;很多中年人也开始戴近视镜了。她还说除了视力,颈椎也是容易受影响的身体部位,很多人脖子不舒服,甚至是手和腿麻木。其实验光师不说,我们也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她不过是以专业人士的角度验证了我们的想法,或者说出了视力下降和颈椎病增多的事实。

去年的时候,我家家长就在抱怨脖子不舒服。我每天晚上给他按摩,持续了有约三个月的时间;后来他找了个中医给他针灸,都没有彻底解决问题。

去年夏天我家家长回国的时候看到他曾经的大学同学、现在的大学学院院长把办公室里的台式机放在一个至少半米高的台子上很是惊奇。问了后才知道,显示器放在高地方,这样可以仰起头来看屏幕,对颈椎有好处。

Continue reading

暑假逗娃神器

暑假,对孩子而言是一年到头盼望的好时候,六个星期不用上学。一般英国家庭的安排就是1-2周带孩子出去度假,有的就在英国国内,有的则到欧洲国家,甚至亚洲、美洲国家。剩下的时间,双职工的会送孩子去暑期托管;父母一方上班的,孩子则会在家。而在家的时间就需要家长好好给孩子安排,安排不好小孩很快就会觉得无聊,想念朋友和学校。安排好了,小孩就会有一个好玩和难忘的暑假。

现在的孩子和大人一样,花太多的时间在各种屏幕上,比如电视、游戏、IPad等,要想把孩子从这些电子设备引开,家里就需要有好玩的玩具和设施。今天我分享的是我家孩子喜欢玩的游戏,和我家哄娃的好东西。

先说室外玩的吧,我个人觉得常呆室内的孩子相对容易近视。在室外的话,基本眼睛看到的都是远距离的东西,可以有效地放松眼部肌肉。每年暑假来临前,我都要把家里的适合室外玩的东西翻出来,顺便再添置几件新的,让孩子有新鲜感。

室外玩水的各类Pudding PoolSlip N Slide是孩子们暑假的最爱。这两周英国都是三十度左右的天气,非常适合在院子的草地上搭起这种小型的泳池,让孩子戏水。还可以搭配的玩具有 水枪水球各种小的玩水的玩具、滑水板、会喷水的大水球等。小一些的孩子可能会需要 Armband这种,以防止孩子害怕。各种玩水的玩具可以让我的孩子在室外玩五六个小时。请务必给孩子做法防晒,涂抹防水的防晒霜,或者其他防晒措施。在孩子更小些的时候,我让他们玩的是往外喷水的哪种玩,比如这种

Continue reading

日光之下无新事

从十六世纪开始每年都有西班牙的大船,穿越大海把白银运到菲律宾的首都马尼拉,用于购买中国的瓷器、丝绸、茶叶等商品,然后贩卖到欧美世界。这样的出口使得外国的白银慢慢地流入中国,到明朝时中国银库的收入暴增,明朝终结时每年流入中国的白银基本在十万公斤以上。

后来西方陆续开始采用金银复本位,直到金本位,他们需要越来越多的黄金,而此时的中国还是银本位,需要白银。整个世界产量近一半的白银流入中国,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白银国。中国源源不断地用自己的大量实物财富去换取白银,所以中国百姓辛苦赚来的财富逐渐流向了欧洲。有多少白银流入中国,就意味着有多少实物财富流出中国。中国的白银越来越多,自然会引起贬值和引起通货膨胀。

进入二十和二十一世纪,相似的情况又在重演。 Continue reading

2018回国: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第一!

上次回国因为是复活节假期,时间短、去的地方多,所以基本上是走马观花的感觉;五月份这次回国是我一个人,又主要是在北京,所以我可以时隔十年又一次真切地感受国内、尤其是北京普通人的生活。

这次回去我最大的收获就是真正从内心里认为,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头号经济体,所需的只是时间。无论国内媒体,或者外媒怎么说,这是我真实体验后得出的结论。我们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建设成就,更关键的是每一个普通人都还在努力工作,丝毫没有富裕后要过悠闲生活的想法和行动—每一个人都在撸起袖子抓紧干活,卯足了劲多挣钱! Continue reading

即使你是技术小白,也请记得备份你的博客

屈指算来,我这个博客也三年了。这三年来,虽然我不曾有时间写很多,也找不到时间折腾技术类的东西,但一直以来博客是可以访问的。在我不能免俗地准备写博客三年的总结时,博客居然挂了。

好在我之前备份了数据库和所有的文件,所以一通折腾后还是将博客恢复了,真是谢天谢地。如果我不曾备份这些东西,自己三年辛苦写的东西也就都找不回来了。虽然我每次都是先在word里写,并且都保存了。一百多篇文章全部从新发布一下,也是件费时费力的事情。

我知道很多个人博客的博主其实是技术大牛,或者至少也是业余爱好者。但如果很不幸地,你不懂技术,但也想开自己的博客,那么你可以找一个技术人士帮你把这些底层的东西全整好,你只负责写;还有一个选择就是花一点时间把博客基本的技术学一下。这样在紧急时刻你可以找回你的博客。

以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备份博客为例,你可以手动自己备份,包括登陆你自己的网站控制台,备份数据库;用FTP工具将网站所有的内容备份到你的电脑上。 Continue reading

我的邻居和我的父母

这篇博文,也是这次回国的感触之一。我的邻居和我的父母年龄一样,却过着截然不同的生活,每次想起这些就让我唏嘘不已。他们都是辛苦地工作半生,只是因为在不同的国家。

我这儿说的邻居是我在英国的邻居,如果您是第一次访问这儿的话。我和我周围住的近的几家邻居关系都挺好,其中有一家恰好是和我的父母同岁。这一家男的以前是一家电信公司的员工,相当于国内的中国移动。他的工作就是到顾客家里去装电话和网络。女主人年轻时带孩子,等最小的孩子上了小学就去学了个护士证,整个职业生涯都是护士。他们养育有四个子女,目前全部已经成家,最大的在四十五岁左右,最小的刚刚三十岁。四个子女有两个在我们所在的这个城市,但都在很远的区;另外两个,一个在英国其他城市,一个在澳洲。每年的圣诞节和新年时,他家前院里和前面的路上都停满了车,子女这个时候都会回来和他俩一起过节。

当年我搬家那天,他们请我到他们家坐坐。我一进门,两个人就指着一楼卫生间旁的一张很大的画给我说:“看,这是你们的长城,我们专门去看过”。然后饶有兴致地给我们讲去中国旅游的见闻。男主人六十五岁准时退休,但因为在家闲得无聊,所以在附近找了个足球俱乐部,半职地又干了三年,直到前年老太太退休时他就光荣地二次退休了(老太太原话)。 Continue reading

哪儿的家长都一样

今年年初到现在,周围的中小学都在进行各种评估和改革。这儿说的学校评估,不是教学质量/学习成绩的评估,而是整个大区的学校设置问题。因为持续不断的人口流入,爱丁堡教育局估计未来5-10年的时间内,我家所在的这个大区会增加800-1000,甚至更多的中学生和小学生。学校评估要做的事情就是要解决这些孩子的上学问题——是新盖些中小学,还是合并、扩建现有中小学的问题。

二月份的时候,小学校的家长委员会(孩子入学时,家长自动加入的一个组织)先给所有的家长发了邮件,附带上教育局给出的方案。信的最后特别加粗加黑地强调:为了您的孩子,请务必阅读,并做出反应——到教育局的网站上去提交个人对这个教育局方案的意见。 Continue reading

2018回国 :再次体验高铁

日本的新干线我没有坐过,中国的高铁在我心目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早就有老外的视频传遍全世界——瓶装水在高铁运行过程中纹丝不动,这为中国高铁做了最好的广告。上次回国的完美高铁体验依然在脑中挥之不去,所以这次回国我也是满心期待坐坐高铁,至少可以在孩子们面前显摆一回,告诉他们中国的高铁多么多么牛。小孩子们也是早就期待着呢——英国目前还没有高铁。

女儿在站台上看到高铁进站、出站,或者经过,然后说中国的高铁给人的感觉像是子弹头。像子弹头,第一是形状,第二是速度。儿子没给什么特别的褒奖,只是说高铁里面和英国的火车差不多。当然他还不到十岁,对三百多公里的时速没有什么概念。我个人当然是在心目中惊叹于中国高铁的高大上,并不时回想下上大学时坐过的绿皮火车。 Continue reading

2018回国: 老家的变化

有人不想念自己的家乡吗?答案当然是有的,那就是那些能够幸运地生活在家乡的人。对于我等生活在老家以外的人,如果有人告诉我他们不想念自己的家乡,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在我的理念里,人是生哪想哪——你总是怀念你出生、长大的地方。经常来我这的朋友就知道我这个复活节回国探亲了。在国内的时间是短暂的、快乐的,也是忙碌的,以至于现在回到英国才有时间回想我回国的所见所想。这次回国最大的感触就是老家的变化了。

印象中的童年,生活虽然清贫,但也充满了欢乐。家家住的都是瓦房;刚开始上学时我还是在洋油灯下写作业;一年级报名上学时交了八块五毛钱的学杂费;那时候我买一块橡皮只需要两分钱;作业本是见不到的——要么用烟盒子里的包装纸写,要么去代销店里买很大很大的那种包白糖的纸来自制作业本;家家的主食都是自制的,煎饼/馒头/手擀面;每逢下雨,无论是家里,还是去上学的路上到处都是泥;没有人知道雾霾是何物——晴朗的日子总是蓝天白云;夏天最喜欢的做得事情就是到池塘里摸鱼/逮鱼(用罐头瓶或者脸盆)、晚上躺在凉席上数星星;哪家要是买了电视,那都是可以传遍三五个村子的新闻; “万元户”就是远近闻名的富人。。。。。。 Continue reading